格桑花开就是幸福的意思

- 五花肉-

格桑花开就是幸福的意思

  核心提示:1.  七月多暴雨发洪水,八月就高温干旱。“今年的天气真古怪!”夏桑心里嘀咕着。家里天天闹哄哄的,不是爸妈和哥嫂为小孩学习教育的事情争吵不休,就是爸妈对她30岁过了还不谈婚论嫁而唠叨。一家人同住屋檐下,矛盾就是多。夏桑想,干脆找个包住宿的工作好了,这样就不用天天瞅着家人烦心了。  九月初,夏桑找了份...

  1.

  七月多暴雨发洪水,八月就高温干旱。“今年的天气真古怪!”夏桑心里嘀咕着。家里天天闹哄哄的,不是爸妈和哥嫂为小孩学习教育的事情争吵不休,就是爸妈对她30岁过了还不谈婚论嫁而唠叨。一家人同住屋檐下,矛盾就是多。夏桑想,干脆找个包住宿的工作好了,这样就不用天天瞅着家人烦心了。

  九月初,夏桑找了份离家要坐两个半小时公汽的工作。在距离她生活的W市最近的一个旅游风景区做检票员。她没有多高要求,想着在旅游公司工作,天天看风景应该不错吧!又有宿舍不用住家里,真是太好了。于是她带上简单的行李就去那里报到了。

  这是一个展现草原风情的旅游度假景点,号称中部最大草原风景区。夏桑在来之前,从没见过草原,所以也就被它迷住了。她想真正的蒙古大草原又是什么样呢?接待她的人事是位叫余恋的女孩,她给夏桑办了入职手续,领了工作服工牌,然后安排了宿舍。余恋真心很适合做人事,长得清秀文静,说话也轻声细语。她带着夏桑熟悉了一下景区结构和工作环境。看着这风景如画的草原,夏桑问:“现在是草原旅游高峰期吧!到了冬天是不是就没什么景色,人流量也很少吧?”余恋笑了笑说:“嗯,是的。天冷了,就没多少人来玩了。但是冬天草原下雪的雪景也是很美的”。

  2.

  夏桑拿着行李来到宿舍楼,她被安排在307宿舍。推开宿舍门,她看见两排高低床,两个下床都铺有床单被套,原来宿舍已经住了两个人,看来只有睡上铺了。她挑了个空调对面的上铺,把床单被套枕头都铺上了,再清理一下洗漱用品。清理差不多了,准备坐下来休息。突然听到拿钥匙开门的声音,一个瘦小个子皮肤白皙染着栗黄色头发的中年女子走进来了。她看了看夏桑:“你是今天新来的吗?做什么岗位的?”夏桑说:“嗯,今天刚来,做景区检票员,我叫夏桑。你呢?”“哦。那我和你不是一个部门,我是景区项目点的收银员,我叫叶青翠。”

  夏桑就成了叶青翠的上铺舍友了。通过聊天她才知道另外一个舍友今天休息回家了,那个人是开观光车的司机,也是个还没结婚的女孩子。夏桑想,开车的女司机?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了?

  第二天早上夏桑去上班了。景区大门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皮肤黝黑还留着长马尾的阿姨和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们看见了夏桑,就开始询问她的情况。当听说她是从W市来的,那个阿姨就惊讶地说:“W市可是大城市啊,怎么大城市的人想着跑这远,来我们这乡下位置来上班啰。我们这里的人都想往大城市去呐!”夏桑不好意思地笑笑:“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嘛!”

  检票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游客进大门时,让他们出示门票和相关证件检查一下,有年卡的刷刷年卡机。所以夏桑很快就上手了。下午五点下班了,夏桑听说工作人员可以进去景区逛逛,她便去看了看马儿,沿着草原走了一圈。看着蓝天白云绿草地,感觉这空气比车水马龙的城市,真不知好多少倍!她一直逛到天色快黑了才回宿舍。等她回宿舍时,宿舍里已经有一个人在里面了。看她约莫二十七八,圆脸略黑的皮肤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扎个马尾盘在脑后,微胖但很健康的体型。夏桑猜想她应该就是昨天叶青翠所说的女司机吧。

  果不其然,她就是开观光车的司机,名叫黄格。家住管辖草原的H县城附近。她来草原工作刚一星期,昨天休息回家了。做得久的就是叶青翠,有一年半了,家就在景区周边。因为和老公感情不好,所以来住宿舍了。她的婆婆经常劝她回家,她也不愿回。

  3.

  夏桑上班两天了,开始的新鲜感取代了不适应。这是一处由几个贫困山村开发出来的风景区,老板是出生在这里,成年后离开家乡在外拼搏创业致富成了企业家。某年回乡看到家乡还是如此贫穷,便投资家乡建造草原风景区,带领家乡父老走上致富之路。所以这里的大半员工都是当地农民,管理层大都是老板的亲戚朋友。夏桑刚来就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农村集体合作社气息。农村人说话淳朴直肠一股子犟驴劲。近5000亩的草原,几百号员工,就靠着农村合作社这样的管理方式经营着。现在公司发展急于上市新三板,才发觉要有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来经营。但是这些天性自由散漫惯了的当地农民,哪能一下子适应要上市的公司规章制度呢?所以景区门口几乎每天都有不遵守公司制度的员工、闲杂人等强行入园的事情发生。遇到这些人,检票员就是左右为难。强制他们按照规定入园,有的人很好,不好意思地表示下次一定把工衣工牌都穿戴好进来。更多的却是蛮横无理“老子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谁不认识我啊?你们这些新来的真不知天高地厚,还不让我进?知不知道我是老板的××?”然后就是给某个领导打电话,对方再电话过来说可以放人进去了。这些人就还是进去了。

  夏桑上第三天班的早上,检票口来了一个戴着眼镜中等身材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子,据说她也是从W市来的。住的宿舍和夏桑是对门。基于差不多时间来,年龄相仿又都是从W市来,在同一部门工作,夏桑自然就和她走的近一些。她叫文小菊,之前是做行政工作的。虽和夏桑差不多大,但已结婚还有一个刚上小学的儿子。可是有天她俩产生了矛盾。那天下班了,她们说去逛逛草原,看看马,还有蒙古包,再看看格桑花开了没有。顺便周六晚上有篝火,一起去看篝火晚会。然后她们就欣赏这傍晚的草原和夕阳,当然免不了拍照。文小菊一个劲儿地要夏桑给她拍照,拍了不少,有的觉得不好又要夏桑重拍。夏桑真有点受不了她这样。文小菊问她怎么不拍?夏桑说自己不是很爱拍,每个人性格不一样嘛!文小菊说,你自己自信一点嘛!长得又不是很丑,有啥不敢拍的?这可把夏桑说得哽住了。她想了想,不理会她了。

  天黑了,篝火晚会开始了。夏桑和文小菊一起去看篝火晚会。文小菊是全程一直拿手机不停地拍篝火跳舞的场景。夏桑叫她不要拍了,享受一下过程的快乐不好吗?这样拍来拍去的有什么意思啊?这下让文小菊不高兴了。她说:“你不喜欢拍就不拍啊。干嘛老说别人呢?我看你这个人脾气真是古怪。我从来不这样说人的,你把我逼得这样才说你的。”夏桑也生气了:“那你又好多少呢?说话就像教育小孩似的。”“我说你那是为你好,说实话你这个人真的有些差劲。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你到了这个年龄还没找到朋友结婚了。因为你这个人性格太古怪了。”夏桑听了,顿时脸色变了:“那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那我也没有必要再和你说话了,我们也做不了朋友了。拜拜!我走了。”乘着秋天的夜色,夏桑头也不回地跑回了宿舍。她回到宿舍,心情真是极度沮丧,居然被一个同龄人这样说自己,真是太气愤了。她对宿舍里的黄格和叶青翠说:“如果有人对你说了很恶毒的话,你们还会和她做朋友吗?”黄格很直接地说:“那还做什么朋友?朋友是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的。”叶青翠也说:“是啊!说这样话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好了,夏桑,别多想了,休息吧!”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夏桑,黄格,青翠都快要睡着了。突然有人敲门,青翠起床开门,居然是文小菊。她说:“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了,怎么现在停水了。我才从景区回来,没想到没水了。这怎么办?我都不能洗澡了。”夏桑看了看她,都不想理她了。但是文小菊却跟她说话了:“夏桑,你还好吧!你有水洗了澡吗?”夏桑想想,何必这么小气呢!还当着黄格和青翠的面了。她还是友好地对文小菊说:“哦,我回来的早,刚好有水洗了澡。现在估计是停水了,你再等等看,没准一会儿就有水了。”“也是的,我再等等,说不准一会儿就来水了。好了,我走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说完,文小菊就关上门走了。

  从此以后,夏桑见到文小菊就再没多少言语了。只是她们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很客气地和对方说话,不再越雷池半步。有时夏桑心里想,这个文小菊其实和自己一样都是说话很直接,没有坏心眼的人罢了。

  4.

  日子一天天过,夏桑来草原有一个月了。她也渐渐适应了这个农村旅游企业的工作模式和人情世故。每天总有这样那样不穿工衣不戴工牌的人要进来上班,也有些景区村民老板亲戚时不时进来。她也慢慢认识了这些人,也和他们有说有笑了。

  只要黄格的观光车从门口经过,她就会停一下:“夏桑,上来带你到里面转一圈。”“好啊!那我上来啊!”“你还真上来?不怕上班时间坐观光车进去溜达,被你领导发现啦?”“怕什么?只要你肯带上车,那还怕什么领导?”……黄格天天开观光车绕着景区转,蒙古包,马场,篝火演艺厅,烧烤区,公主湖……她已经把这草原都看腻了,而夏桑却还有很多地方都没有转。有天黄格说,她看见格桑花抽苔了,估计快要开了。格桑花开,成片成片的煞是好看,已是景区一大特色,吸引很多游客前来观看拍摄,更少不了新人们在花海中拍摄婚纱照。夏桑就满心期待格桑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