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诗和远方(2)

- 五花肉-

你是我的诗和远方(2)

当我踏进北上火车去往一方新天地开辟求学之路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三年前,同样的初夏季节,那个名中带情的可爱姑娘,也是从这里出发去往南方,踏出一条与我截然相反的方向。

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面对着胸腔里那颗日益悸动的心,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这一点。无论是身体的距离还是心理的距离,我们很难再达到统一的高度。这就意味着,这段距离会成为永远横亘在我们之间的沟隘。

难以逾越。

而我,必须清楚。

就这样,我稚气未脱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大学之中,那课本中故事里老师嘴上都言之神色向往的圣地,我携着一身夙愿投入了它温暖的怀抱。

大学是现实中的恋爱圣地。事实上,我一直渴望自己的大学生活里能够出现一位类似于戴望舒在《雨巷》中描摹的那丁香一样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现实世界是残缺不尽如人意的,唯有那样如诗如画的女子才能实现超尘脱俗,才能挤占她留在我心中的那份悸动。

然而,丁香姑娘只是戴望舒一夜梦寐之后的产物,也终究只适合存活于梦境之中。

因而,在大学号召全民脱单的大背景下,我仍旧单身。

脱离学海无涯踏入广袤天地之后的不知所措使得我与江情之间再度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你来我往互述愁肠,相互之间竟是比以前热闹了许多。

我想,有些东西,天注定,藏不住。

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这是一个注定会历史被铭记的日子。繁星,圆月,如同许多年前的那个月夜一样平淡的,大手牵小手,她再次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九月的秋雨淅淅沥沥的飘洒在窗外,敲打着纱窗咔咔作响。披金带黄的校园里弥漫着缕缕的桂花清香,不顾细雨的阻挡遍撒芬芳,那清沁肺腑的香味也似乎掩去了雨中的凄凉。午后的温润到了晚间时分又换了一副忧愁模样。

这善变的雨乡一如我那晴雨不定的恋情,漂浮起伏却又始终找不到停留的地方。

恋爱七个月了,在花费半年时间验证完爱情甜如蜜这句话真实性之后,我们终于迎来了它的副作用,愁断肠。

我们有了第一次争吵。

“终于”二字用在这里似乎有所不妥,但我想它确实能够描绘我当时的那副心境。我的脑海里一直存档着一句至今深记甚至可能铭记一生的话语:恋人之间最怕的不是相互折磨而是归于平静,如若相爱,互相折磨又如何?

但当书面上白字黑字的句子跃然于现实之中,我才发现,原来折磨真的那么折磨……

而我,不能妥协。

泛着檀香的油纸伞张开,我臻首挤占伞下那篇宁静的时光。

伴随着脚起脚落与地面的摩挲,一排寂寥的脚印停留在了绿树林荫亭台楼阁。冷冽的秋风肆意的吹着,夹杂着一星半点的雨花丝毫不留情面的从我身旁呼啸而过。舞动的衣袂,刺骨的寒冷,外物的混沌如何也不能影响我那沉重的灵魂

大学是所整容院,这句话不单适用于外表,同样也适用于内心。

半年的恋爱足够我品尝到很多以前从未有过的滋味。或忧或愁或喜或悲。严格来讲,这应该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段恋爱。就算是不严格来讲,月夜里的那个她依旧是我的初恋无疑。

所以,我很珍惜。

我一直以为我应该是一位存活理想世界的诗人,至少对待爱情我可以做到奋不顾身。然而爱情终究不是殊死搏争,也绝非真诚既可。不然何至于那江山代出的诗人才子为之偶有颂歌,就算是那才情横溢的纳兰容若在发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样感叹的时候也只敢用一‘若’字来表明心境。更恍若我?爱情世界里的一位小学生。

所谓人生,便是喜怒哀乐悲愤愁的情感交织。因而,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句话从来都不是情景,从来都只是意境。

爱情世界里,总会有一些经历了风雨却没能在一起的前辈高人语重心长的告诉你,谁把谁当真,谁为谁伤心这样看似精辟的爱情哲理。

也许话是对的,但说话的人却做错了。我一直相信爱情需要认真,尽管我为之伤透了心。

行走在秋日的冷风中,几多思考,几多惆怅。原来爱情甜如蜜的背后,我们依旧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阶级距离,我这才发现,自己为之奋斗努力想要争取弥补的距离竟然的那样的庞然大物,以至于我的努力在它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翌日清晨,雨后阳光明媚,我抬起明艳的脸望向天空中万里无云,回首往昔,我的心情也随之拨云见日。我想,既然无法战胜距离,那便努力忽视距离,不再与它为敌。

小插曲很快过去,我们的恋情再次回到了正轨。

……

冷月,稀星,残云。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思绪翩跹飘飞,此时的我独坐在木桌前,听木窗吱吱呀呀的述说着离人的愁绪,内心更加的不安。迈着沉重的步伐踱至窗前,一如几年前高中生涯里无数个不眠的夜晚,我的目光再一次锁定南方那片深邃的天空。

我们之间,距离再一次扮演了抹杀一切的可怕魔鬼。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随着视线的无限延伸,我的脑海里莫名的出现这样的诗句。我想,说出这句话的人或者不懂爱情,或者悟透了爱情。也许他不曾想过,他随性而抒的一句貌似很有哲理的话语会给初涉情场懵懂的男男女女带来怎样的影响。

是的,一句广为流传有口皆颂的话所具备的影响力是极其可怕的,它潜移默化的将这些在情海里面苦苦挣扎人儿的思想强行导向了一个更高的层面--真正的爱情可以藐视一切距离。

可爱情是雾里看花,爱情是云中观月,谁又能说清楚真正的爱情究竟如何?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这样的婉美爱情故事也终究只是故事罢了。

柔光瞥向手机那条刺目的信息,我无奈的摇了摇,目光再次定格那片深黑似无底的天空发出一声轻叹。爱情起于黎明没于黑暗,古往今来,我并非第一个有此一叹的青年,想来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至少,千百年前,在那个同样暗黑的夜晚,史书上极尽繁复华丽词语缀落形容的那位智者,也曾为爱情里迷失过,在这片深邃的天空之中。

一别之后,两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思绪涣散,思及卓文君写与司马相如的那封字字珠玑的家书,触动了我的心弦,我或许无法体会卓文君思君含泪的痛彻心扉,但我想,我与司马相如的心如刀绞感同身受。

这让我的脑袋里不由得浮现我的爱情故事。

我始终无法忘怀那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我与她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时的那副场景。痛,刻骨铭心。看她那红透了的眼眶,簌簌落下的泪水,那一刻,客观条件导致的距离的沉痛感不由分说的涌上心头,我多想抱紧她,告诉她,我不走,陪你到永久……

北上的列车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终止它的运行,生活仍要继续,而我们,注定分离。

历史的不幸总是惊人的相似,就像王昭君北上和亲留给汉元帝的那句:“此一别,怕不复见了,我以我的柔情为你筑起坚固的堡垒,守卫疆土,人人都有应尽的情分,我们注定有缘无分。”

当那时,纵使汉元帝高居皇位傲视天下,终究也难逃月夜里一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江山不负卿的感叹。

是啊,注定有缘无分。原来不是不爱了,而是不知如何去爱了。

空气变得愈加的阴冷,破晓前的天际,深邃之外愈加黑暗。

夜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

冷冽的细风灌入脖颈。我裹了裹单薄的衣衫抖擞精神,挣扎着,倔强着,伫立在木窗前,沉浸在回忆中。

我们的恋情是幸福的,除却距离带来的不安全感以及彼此偶尔产生的猜忌,大部分时间我们很甜蜜。苦难时的相互慰藉,快乐时的彼此分享,我们的生活非此即彼却没有过无聊与乏味----哪怕有时会相互折磨。

可谁又能说相互折磨不是爱情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呢?

我爱她,纵使她有千般不好万种缺点,我依旧深爱。借用一位作家的哲理:也许爱情本就是一部忧伤的童话,任何读过它的人都曾经或多或少的留下过遗憾,也许只有当我们读完之后才会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爱情里没有无法跨越的距离!

倏忽,我想起了在高中时期创作的一首短诗,莫名的竟与我现在的困境完美贴合。

你是我的诗和远方

我何忍你一人流浪

跨越万水千山的屏障

来到你的身旁

告诉你

我爱你

永远一样。

思念至此,晨曦的第一抹暖光洒下,天空破晓,驱散了黑暗里滋生的阴霾惆怅,我的心情也变得极度舒爽。

踏着熹微的晨光,我奔向火车站的方向,那里会有一辆南下的列车,带我去往我想去的远方……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