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你和他做什么朋友?

- 五花肉-

好学生,你和他做什么朋友?

        建筑房门口的那位男子,小宇看到他第五次了。

       这个星期第五次。

       每次都是傍晚,夜色一点点暗下来的时候,他站在建筑房门口,裤管空荡荡,手边有一个火星在闪动,后来小宇才发现是一支烟。

建筑房就在宿舍的后头,房地产商在学校周边划了一大片地,筑起了高高的施工墙。小宇注意到,每次她走过那条路时,那个男子的视线总是跟着她的脚步而移动。那段时间大家常常在说,晚上不要单独经过那段路,民工中有流氓,传到后来,甚至有人说,有女生在晚自习下课后被工人强奸了。

女生们开始宁愿绕远路,也不想经过建筑房前那段路。可那段路离学生宿舍最近,小宇每日站在宿舍阳台都可以看到施工墙边的广告牌——

“想走进一中,先走近一中,学区房圆你孩子成才梦。”

晚自习下课回宿舍取东西的时候,小宇还是贪近走了那段路。她一路懊恼自己的丢三落四,走着走着,隐约感觉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小宇肯定那个脚步在跟着她,她看到前方微弱的路灯底下, 再没有旁人,传闻渐渐回到她的脑海里。小宇脚步加快,身后的脚步也加快,她几乎要跑起来了,心跳咚咚作响,后面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

“你停一下……”一个嘶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宇回过头,正是建筑房门口那位男子,鬼使神差一般,她的脚步慢慢停下了。

那个男子手里还拿着一样东西,像是一块砖头。小宇有些放弃地想,算了,再跑也跑不过他吧。等到他走近一些,小宇才发现,那不是一块砖头,而是一本书,他的脸在路灯下逐渐清晰,脸比身体更显得年轻一些。

一张年纪不大的男生的脸。

“你不要怕我……前几天你们丢了一本书,被我捡到了。”男生的声音很沙哑,像小宇那老烟枪继父。他语气中带着一点紧张,递书的手也微微发颤。

小宇伸手接过那本书,看了一眼,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封面已经被人翻得卷了边,捡到的日期更长一些吧。男生看到小宇低头翻书,又说话:“我在这条路上捡到的,我猜你是失主。我把它看完了,很悲伤的故事。”

“很悲伤的故事”,她的戒心逐渐消失了,对他说:“可能是同学丢的,上面还贴着图书馆的码,我可以把它还回图书馆。”

男生松了一口气一般,笑了起来,露出两颗虎牙。小宇看他的年龄,不过也才十八九岁,眼神却和她的同学们完全不同,好像同时盛满了沧桑和青涩。

男生说自己叫阿祥,他想了很久要把书还给她。“我不是跟踪你,吓到你了,不过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他说这话时,路灯正照在他的眼睛里,两束光在跳动,像每天傍晚在他手边闪动的光。

“可是,为什么要和我做朋友?”

“因为你很像雪穗啊,你应该被欺负过。”

像黑夜的咒语,也像突然划过的一道闪电,直截了当地劈开了小宇的秘密。

小宇喃喃自语,怎么会知道,怎么会知道。是的,她和雪穗一样,被欺负过。亲生父亲在她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童年时,在继父醉酒的时候,他向她施加了兽行。

阿祥小时候读了很多书,全是村口音像店里的旧书。他初中没读完就跑来县城打工了,家里穷,他觉得在学校读书没什么意思,考试也没意思。可是打工了三四年,干的全是力气活,身上的脂肪都消耗干净了,还有了越来越大的烟瘾。

他们是一类人,她会在下课吵闹声里看书,就像他在工友打牌声里看书。他想用看书来戒烟,就像她用看书来忘记疼痛,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志向。

阿祥确实注意小宇很久了,比捡到《白夜行》更早一些。

“你和其他学生看我们的眼神不一样,你不会看不起我。”阿祥想和小宇做朋友,还因为他想看书。他拜托小宇替他借学校图书馆的书,他看完就会还给她。“金庸的小说我小时候读了很多,还差几本,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你帮我借《笑傲江湖》吧。”

小宇看他努力调整口音,边说话边点头的样子,像一个给老师汇报的小孩。

“书就放在这里。”阿祥指了指路边一棵树交叉的枝干中间,“那里东西不会被拿走。”阿祥知道她不能直接交给他,他们只能暗地里做朋友。

“好。”小宇答应了他。阿祥又露出了两颗虎牙。

《笑傲江湖》大概十天后就重新放回了“树架”上,里面还夹着一张纸条,是阿祥的字迹,不好看:“令狐冲最后还是失去自由了。好事还是坏事?”

好像抛出了一个问题,小宇翘掉了晚自习,跑到了那盏路灯底下,果然看到了阿祥。阿祥厚重的黑眼圈告诉小宇,他一定是熬夜看了书。小宇盯着他的黑眼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