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里真正的势均力敌,是付出的对等。

 感情里真正的势均力敌,是付出的对等。

陈思诚出轨事件沸沸扬扬,除了意料之中的骂声外,各方消息都指向一个很吊诡的现象——佟丽娅明明是个蛮出挑的女性,论外貌、论事业,“自立”绰绰有余,“自强”更是容易,但她似乎已经被陈思诚吃得足够死。

之前的采访中,对男方“人人都会出轨”的夸张论调,她顺从又识趣地回应“回家就好”。引舆论一片哗然。

起初我是很诧异的。这段感情里,佟丽娅毕竟是公认的高配啊,为何偏偏是她,承住了替婚姻维稳的重任,而将自尊生吞活剥了?陈思诚舒展手脚,四处挥霍,她在背后忍气吞声,“大度地”兜住局面,这阵仗,是滑稽又可怜的。

按理讲,优秀的人拥有更多选择权,在感情里因为自带光芒,或许更多能做被庇护的那一个。但现实却并非,现实中的“佟丽娅”可是很多的——一个规律是,无论自身条件如何,在感情里,的确是爱得更多的那一个,处于弱势。

每逢出轨事件,总有许多营销号给女性灌鸡汤“负心汉太多,女性要足够优秀”,道理拎出来讲是没错,却没有抓住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

“佟丽娅”们不是不优秀,是把自己看得太低。

事实上,再优秀的女性,一旦陷入爱情,或多或少也就陷入了不自知的软弱中。或多或少都会带着爱慕的眼睛看对方,觉得对方高不可攀,自己呢,却低下到尘埃里。

感情里一方能把另一方吃死,其实压根与“谁更优秀”没有关系。谁爱得多,谁更离不开对方,谁就站得更低,处于劣势。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女方是我朋友,公认的女神级别,家境相貌无可挑剔,爱上一个不学无术的浪荡男青年。两人在一起了,男青年对她忽冷忽热,女神恼得很。

其实男青年除了家境跟她相当,很多地方都是泯然众人,但我们这位女神,偏偏是放不下他。

每天抱着手机惨惨戚戚等他消息,他外出喝酒时,她又担心他喝多又是不敢问,甚至很间接地拜托他酒友手下留情,别灌太厉害。

我问她为什么不给他直接发微信,她说,她很害怕。他这个人飘忽不定的,也很烦她管,她怕他再随口一句不知好歹的话,又让她消化不了。

你看,爱得卑微的,未必是本身就平凡的那一个。可能任你平时呼风唤雨,等你奋不顾身地爱上了,还不是就把心栓在了对方那里,跟随着他起伏,被他的一举一动,远远地拉扯。

张爱玲的《第一炉香》里,女主人公算是个生活优渥的名媛,年纪轻轻爱上一个家道中落的浪子,谁知对方因为过日子大手大脚惯了,没有足够的存款结婚,干脆就对女主人公说他是不婚主义了。

浪子的确招惹过女主人公,但那不过是作为浪子,情场里撩拨惯了。

谁知女主人公动了真心,知道浪子的“不婚主义”是假,是遮蔽“没钱”的幌子,竟然就为了跟他结婚,在社交圈里混成“捞女”,维持两个人结婚后巨大的生活开销。

你永远想象不到,一个陷入爱的女性,能自愿地原宥对方到什么程度。自尊被爱缴械投降,谁都没办法。

为什么女性在感情关系,尤其婚姻关系里总是处于弱势,《诗经》已经答得很好:士之耽兮,犹可说(脱)矣;女之耽兮,不可说(脱)矣。女性陷入了感情后,总是更难脱身的。

女性对感情的看重,使她们大量地为一段关系的建设付出,而大量付出过后,累积起高额的沉没成本。沉没成本越是高,止损就越是困难。

就像张靓颖,爱得过于盲目偏执了,急坏一大批清醒的旁观者。可她仍愿意继续十几年来无底线的容忍,只因在对方身上,她搭入了自己全部的青春。“出轨”何足挂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

所以,无论佟丽娅还是张靓颖,自身是足够强大的、足够优秀的,但对感情过多的沉溺,使她们成为感情里真正的弱势方。

爱得更少的人反而更冷静,更能操控大局,他甚至能够利用对方的信任,去更多地突破底线,喂饱私欲。

而爱得更多的人呢?除了继续“伟大”地宽容他,继续放低自己、伤害自己,无计可施。

今天我不洒“女性自强”的鸡汤,因为我认为哪怕是一个最普通的女生,也应当保护好自己,不在感情里被人玩弄。

“变优秀”不是好药方,真正的解决办法是,在付出爱的同时,也要留好脑子。丢掉爱不可怕,可怕的是丢掉了自己。

与你共勉。

 感情里真正的势均力敌,是付出的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