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答案更重要的,是问题;比读书学习更重要的,是认知

  比答案更重要的,是问题;比读书学习更重要的,是认知

  文/雾满拦江

  每天都有朋友留言,问些读书的事儿。有朋友求读书的方法论,有朋友要求推荐有用的书,有朋友想给自家孩子推荐好书,还有的朋友问:读书,还能改变命运吗?这诸多问题,其实都是同一个。只不过,最后的问法,更坦率、更直接、更真诚。

  我可以偷偷的告诉你——你的问题问错了。比答案更重要的,是问题。

  答案可以错,但问题最好不要错。答案错了,可以修正。问题错了,一切全错了。

  对于那些寄望于读书改变命运的人,我只说一句——提出这些问题的人,哪怕你把自己读成了爱因斯坦,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真的。

  我们好象说过美国智商最高的几个人,他们不仅是智商高,而且渴望靠读书改变命运。

  但他们全都失败了。

  美国智商排第一的,名叫罗纳德.K.霍弗林,智商接近170。

  他是个读书的天才,拿到了两个学士学位,两个硕士学位,和一个哲学博士学位。

  五学位,厉害吧?

  但他孤独终老,一事无成,50多岁的人了,租住最便宜的房子,家具买不起,是从大街上捡来的。没有结婚,没有子女,也没有朋友。说话就象个未成年小孩,蠢萌无极限。

  美国智商排名第二的,大概就是克里斯托弗·兰根了。

  兰根在中学时疯狂阅读和学习,自修了高数、物理、哲学、拉丁文和希腊文。学到最后,他成为酒吧的保镳,一言不合就打架,靠拳头吃饭。

  ——他们读的书,都超过了同龄时代的爱因斯坦。

  但毛也没改变一根。

  更别提命运了。

  子曾经曰过: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学习的习字,在孔子时代指的是应用。

  意思是说,读书或学习,真正的价值与快乐,在于应用。而复习,指的是反复实践应用,越应用越是得心应手。

  阳明先生也曰:知行合一。知,是读书学习。行,是实践。阳明先生的观点,和孔子是一样一样的。

  前段时间,一群孩子在网上又吵又闹,假装认真思考,曲解语义制造漏洞:啊,你说读书学习,是为了应用对吧?你是这样说的吧?行,好,你去菜市场,跟摊贩应用一下高等数学,请请请。

  这些孩子说,高等数学没用,因为买菜时用不到。

  熊孩子们这一手,当时就把好多教授玩懵圈了。

  当我们说应用的时候,要注意你的语言范畴。

  人生,可不止是菜市场买菜,你至少得先把买菜的钱,赚回来!

  想赚到钱,就得参与社会化大生产,于职场上获取生存成本——你必须要脑子足够用,才能够更容易的获得经济自由。

  而数学,它那严谨的抽象思维,正是用来训练我们逻辑意识的。他培养我们这样一种能力,能够迅速的透过现象,从本质上解决问题。

  现代教育的课程设计,多是用来训练我们的头脑,至少让我们别再提出拿高等数学去买菜的蠢萌问题。

  高等数学不是用来买菜的,《诗经》不是用来骂娘的。历史不是拿来爬树的。智慧不是用来喂猪的——当我们还需要劳心费神,解释如此简单明了的道理时,就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认知!

  比读书学习更重要的,是认知。

  智商排名第一的罗纳德.K.霍弗林,55岁那年最强记忆,是小学时,有个小女生开PARTY,却不欢迎他去。走过55年的人生,还拿小学时候说事,就是因为他的认知出了问题。

  他坚信全地球人民都不喜欢他,因此拒绝与人交往,甚至放弃工作,把自己和整个社会隔离开。他在和整个地球上的人赌气:哼,你们不是不喜欢我吗?那我就不跟你们玩了,我把我自己关起来,躲起来,穷死我自己行不行?

  智商不亚于罗纳德的克里斯托弗·兰根,也是这么个态度。都人到中年了,他还在对大学时代的教授耿耿于怀。教授们不主动为他提供奖学金,不肯为他调整授课日程。哼,你们不喜欢我,我也讨厌你们,那你们就在大学的课堂上嗨吧,我去酒吧里打架,敢来我的酒吧就打死你!

  智商这东西,跟读书学习一样,都只是人生的资源——资源,开发出来才是资本。如果赌气将人生资源闲置,那些高智商,与读书学习所掌握的一切知识,就全都失去价值。

  罗纳德与兰根,就好比人生赛道上最具天资的选手,只要他们两个撒丫子跑起来,是没人跑过他们的。可是他们却只是怨气冲天,站在跑道边上发牢骚,为啥你们不喜欢我?为啥?既然你们不喜欢我,那算了,我不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