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可怕的妖怪:名为石像鬼...

- 五花肉-

一种可怕的妖怪:名为石像鬼...

在西方的灵异传说中,存在着一种可怕的妖怪,名为石像鬼。石像鬼是由上了年久的石像受邪气污染变化而成,极其凶猛。它们经常会伪装成变化前的模样,等待人们把他带回家里,然后,他就会等待着时机,夺取人类的肉体为自己所用。而那个被夺取肉体的人,则会变成石像……

罗中浩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他有一个高雅的爱好,就是喜欢收集人物雕塑,早年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些东西。他的公司里,家中,甚至连卫生间里都摆有形态各异的雕塑。地下室更是多得放不下了。可是,他仍然改不了这个习惯,只要看到他心仪的雕塑,无论花多少钱,他都会把它带回家里。

不久前的一天,在一次艺术品展会上,罗中浩发现了一件宝贝,那是一尊爱神维纳斯的石像,有一人高左右。据说那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工匠雕刻的。虽然经历了数百年岁月的消磨,但这尊雕像看起来依然光洁如新,栩栩如生,吸引了不少参展人员围观拍照。

“这可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啊!”从看到爱神雕像的那一刻起,罗中浩就决定,一定要把它带回家。他多方打听,找到了收藏这尊雕塑的博物馆,花了数十万元,终于如愿以偿地拿下了那件宝贝。

可是,家中的雕塑已经有很多了,把客厅都塞得满满当当的。实在是难以容下它了。几经考虑,罗中浩决定把它挪到自己的卧室里,就放在自己的床头。罗中浩离异多年了,一直是一个人住。内心非常空虚,也非常寂寞。他曾无数次幻想着能有佳人相伴左右,但他也明白,纵有佳人,她们也不是真的爱自己,自己只是一个个年过五旬的老头子。除了金钱,他什么也给不了对方。所以多年来他并没有选择再婚。

“人,都是现实的动物,除了金钱和权利能满足她们贪婪的欲望,再没有别的东西了,真爱又算得了什么呢?”罗中浩转过头 看了看放在床头的维纳斯,她虽然没有生命,但美丽的身影却时时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也许,只有这雕像才懂得真爱吧,因为,她是爱神,不是那些世俗的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这天晚上,罗中浩又是很晚才回到家。忙碌了一天了,他已经身心俱疲,头晕脑胀了。简单地洗漱过后,罗中浩换上睡衣,躺在了床上。一个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睡觉,起床,谈生意,再回家睡觉,一成不变。罗中浩疲惫地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爱神雕像,喃喃自语道:“今晚,你陪我,陪着我……不要离开。”嘟囔了好长时间后,他终于闭上了眼睛,悄悄地睡着了……

夜晚的时间,总是过得比白天快许多。不知不觉,夜深了,窗外呼呼地挂起了风,紧接着雨点儿就霹雳怕啦地落了下来,打得窗户“啪啪”作响。没过多时,一道白色的闪电划过窗户,紧接着雷声便滚滚地响了起来。

罗中浩从梦中惊醒,他打开床头柜上的灯,想要下去喝杯水,但就在灯亮的一瞬间,他突然发现少了什么东西。对,没错,就是那个本该放在床头柜旁边的爱神维纳斯雕像,它竟然消失不见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那么大的一个东西,放在那里怎么可能丢呢?”罗中浩猛地坐了起来,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这好歹也是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东西呢。

“你,是在找我吗?”突然,罗中浩的耳边传来一个柔弱的女声,虽然声音并不大,但罗中浩却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声音正是从自己身后传来的。

“谁?”罗中浩猛地回过了头,借着微弱的灯光,他发现自己的枕边竟然躺着一位陌生的女子,她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头发,皮肤异常白皙,从背影上来看,像是一个西方女子。

“你,你是谁?”罗中浩警惕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你是怎么进来的,又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

女子呵呵地笑了两声,缓缓地从床上爬起,慢慢转过了头:“不是你带我回来的吗?”当罗中浩看清女子的面孔之后,几乎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自己面前的这位女子,竟然和那不翼而飞的雕像一模一样!

“什么,你,你是爱神维纳斯?天呐,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罗中浩激动地站起身子,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胳膊,的确,他没有做梦,爱神就在自己的床上坐着。

“爱神,你是来救赎我的吗?救赎我这个被爱抛弃了的糟老头子。”罗中浩一边说,一边情不自禁地爬上了床,他坐在了维纳斯的身边,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没错,可怜的人类啊,神来到你身边,自然是为了把你从苦闷的生活中拯救出来。我将用我高贵的爱浇灌你空虚的心灵。”维纳斯痴痴地笑着,缓缓地躺在了枕头上。罗中浩顿时心花怒放,压抑了许久的欲望终于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他躺下身子,紧紧地搂住了爱神。然后疯狂地亲吻起了她的额头……

“啊,不,这,这是怎么回事……”就在他的嘴触碰到维纳斯的肌肤之后,罗中浩突然感觉全身的肌肉都麻痹了,就像被电击了一样疼痛。罗中浩一把推开维纳斯,猛地掀开了被子。眼前的一幕令他大吃一惊:他看见自己的下半身已经石化,而且石化还在不断蔓延,很快就要侵蚀到自己的胸部。

罗中浩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他吃力地转过头,却发现维纳斯已经变了模样。它变成了一个全身灰白色的魔鬼,两眼散发着血红的光芒。它的嘴里长满了尖锐的獠牙,正一脸狞笑地看着自己。

“呵呵,人类可真是愚蠢,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神呢”,好了,不多说了,你的身体我要收下了。其实,做石像没什么不好的,没有了生命,也就不会被那么多烦心事所困扰了……魔鬼恶狠狠地笑着,张开灰白色的翅膀冲破窗户飞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黑暗的雨夜中。而床上,只留下了一尊不会说话的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