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进过溶洞吗,用手触摸里面的钟乳石就会发现...

 你进过溶洞吗,用手触摸里面的钟乳石就会发现...

溶洞,是由地下水、二氧化碳和石灰岩长期作用形成的洞穴,在我国中南部地区较为多见。因洞内景致独特,怪石嶙峋而成为很多游客喜欢游览的圣地。但是,也有老辈人认为,溶洞因为常年不见光,里面阴气沉重,是很多孤魂野煞聚集的地方……

孙子恒喜欢旅游,小时候在父母的带领下,他几乎去遍了中国的大城市,甚至还出了几次国。但是,对于那些风景秀美但偏僻落后的地方,他还是一无所知的。父母担心有危险,从来不带他去那种地方玩。可愈是这样,孙子恒就越向往这样的地方。

这一年暑假,孙子恒的大学同学叶昊邀请了同宿舍的几个兄弟一起来他的家乡玩。叶昊的家在广西桂林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那里虽然毕竟地处偏僻,人烟稀少。但环境优美,有山有水。正是孙子恒向往已久的旅游圣地。因为怕父母阻挠,孙子恒便对他们谎称要和同学一起去北京。但实际上,他却偷偷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经过了一天半的长途颠簸,孙子恒终于来到了桂林,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刚一下火车,孙子恒就瞬间爱上了这里,虽然还是在城里,但空气却非常清新干净,卫生也非常好,比起北国的那挥之不去的雾霾和喧嚣,这里显得祥和而静谧。

坐着三轮车走了2个小时,孙子恒终于来到了叶昊的老家,其他的同学也已经都赶到了。和孙子恒想象的一样,这个小山村非常美丽,远处是山,近处是绿油油的水稻田,在村子的道路两旁,长满了各种各样不知名的热带植物。乍眼一看,仿佛来到了东南亚一般。

“各位,感谢大家赏脸来我的家乡玩。”叶昊微笑着把大家迎进自家的竹楼里:“中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别客气,多吃一点儿……”

“好啊,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大家异口同声地笑了起来。

吃过了美味可口的午饭之后,几个同学就迫不及待地想出去看看了。叶昊经不住大家的软磨硬泡,终于答应带大家去村后的山脚下玩。

“我可跟你们说啊,这边毒蛇野兽很多,你们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哦!”叶昊一边走,一边对孙子恒说道:“特别是你,别看到什么都感到好奇,万一你出点事我可没办法跟你爸妈交代啊”。

“放心吧,叶总,我绝对会老老实实地跟着你的。”孙子恒笑着拍了拍叶昊的肩膀:“不会有事的啦。”

沿着曲折蜿蜒的土路走了不多时,叶昊就带着大家来到了山脚下。比起村子里,这里的景色更加秀丽。因为啥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面上遍布着一层厚厚的石灰岩。石灰岩旁边不远就是一条清澈的溪流,溪流的两旁则长满了草本植物和郁郁葱葱的热带树木。孙子恒如痴如醉地欣赏着大自然的美景,突然,他发现溪流对面的灌木丛后贴着山体的位置,有一个黑漆漆的洞穴。

“咦,叶昊,你看,那里有一个山洞!”孙子恒指着那个洞口问道:“那是什么动物的巢穴?”

“哦,不是,那是一个天然的溶洞,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听老辈人讲那个洞穴似乎有些不干净,所以,平时我们当地人很少接近那里的,因为……。”叶昊的话还没说完,孙子恒就迫不及待地踩着溪流上的石头,三步两步就跑到了那个洞口前。

“喂,孙子恒你干嘛?忘了我刚才怎么跟你说的了吗?”叶昊扯着嗓子大声喊道:“那里危险,别进去!”

“没事啦!我就是进去看两眼,马上就出来,你们不进就在外面等我好啦!”孙子恒坏笑了两声后,一头钻进了那个黑漆漆的溶洞里。无论大家怎么喊,他也不出来。

“唉,真拿这家伙没办法,我们等着他吧……”

孙子恒摸着潮湿的石壁,低下身子缓缓地走进了溶洞里。由于里面实在太黑,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况,孙子恒只好把手机的电筒打开,这才能勉强看清溶洞的模样。

这溶洞并不算大,狭窄得仅能勉强通过两个人,洞壁上湿湿的,布满了各种矿物结晶。地面湿漉漉的,满是灰白色的石灰水。跟电视上看到的溶洞并没有什么大区别。不过对于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溶洞的孙子恒来说,还是非常惊喜的。

“哎呦,那不就是石钟乳吗。”当走到一半的时候,前方视野突然变得开阔起来,同时,各种奇形怪状的石钟乳出现在了孙子恒眼前。孙子恒连忙跑过了过去。仔细地打量着这些大自然的杰作。它们有像冰锥一样悬挂在洞顶的,也有像竹笋一样拔地而起的,而且还不断地滴着水,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

孙子恒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缓缓地抚摸了一根悬挂在半空的石钟乳,就在他的手指接触到石钟乳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刺痛顺着手指和经络传到了孙子恒的脑神经里。孙子恒大吃一惊,连忙把手缩了回去。借着手电筒的光芒,他看到自己手指的前端一片血肉模糊。

“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指,孙子恒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缓缓地后退了几步,想要离开溶洞。但还没等他站稳脚跟。溶洞忽然剧烈地抖动了起来,紧接着,地面上的石灰岩里突然伸出了几只人手一样的怪石。它们飞快地伸向了孙子恒,像巨蛇一样紧紧地束缚住了孙子恒的身体。勒得他浑身疼痛。

“啊,救命,救命啊……”孙子恒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扯着嗓子大声呼救,但是为时已晚。那些石手已经把裹得严严实实的随后它们如同出现时那样,很快地缩回了地面上,消失不见了……

同伴们在洞外等了许久,还是没看见孙子恒出来。叶昊意识到可能出了事,于是他带着同学们一起进了溶洞,但是,几个人找遍了溶洞,都没有看见孙子恒的影子。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报警,但是警察在溶洞里经过详细搜索,也没有发现任何孙子恒留下的痕迹,他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