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为了独占家产竟装鬼吓人,没想到...

看着眼前满是铁锈的把手,我叹了口气,忽然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叫王林,是一名大学生。眼前的这栋房子,是我记忆中的家。三年前的一个雨夜里,我被那个老酒鬼呵斥着走出了这间房子,当时我曾在心里暗暗发誓在自己出人头地之前,自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没想到三年后,我却又一次回到了这里,因为老酒鬼死了。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一个人的死真的会改变很多事情。我叹了口气,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房子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起码跟三年前没什么大的变化。径直的走进了屋里,我这才发现大厅里早有人在等着了。

王军,那个我名义上的大哥,那个一心想把我赶出去,独自霸占这间屋子的人渣。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哪怕只是帮我说一句话,我想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恨他。可惜的是,他没有。

我看了他一眼后,若无其事般的走上了楼梯,木头“吱呀吱呀”的一直作响,好像下一秒就会塌下来。这时,王军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中:“老二,待会下来,我会把父亲的遗嘱告诉你。”

“遗嘱?”听到这两个字我忍不住哂笑了一声,嘲讽的看着王军:“是老头子的遗嘱,还是你自己的遗嘱?那上面的内容是不是写着把房子留给你,然后给我点钱把我打发走?

看着王军一点一点变的铁青的脸,我笑了,笑的很开心”我告诉你,王军,我压根就看不上这间屋子,也看不上老头子的那点钱,不过我这次回来,就是跟你抢这些东西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不配!”

说完之后,我便径直的走上了楼梯,走到了那个我以前住的地方,出乎我意料的是,房子很干净。看来我不在的时候,又有人住进来了。

我躺在床上,脱下鞋,开始思考起了自己当前的处境。

现在老头子已经死了,他的儿子有两个,也就是我和王军,按照法律上规定的来看,他的遗产理应是由我们两个平分的。

可惜的是,老头子死的时候我不在身边,也不知道那狗屁遗嘱是真是假,不过我只要咬定那份遗嘱是假的话,就算是上了法院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老头子那个人我知道,自从我妈死了后就变得很孤僻,只会闷头喝酒,没什么朋友,所以那份遗嘱,一定只有王军自己一个人知道。再加上老头子不识字,就算写的话也只能找王军代笔,所以目前来看,情况对我而言还不算太糟糕。

看了会视频后,我有些耐不住心头的困意,终于倒头睡了过去。不过睡觉之前,我还是很小心的从里面锁上了门。现在这个社会,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我还是得防着点。

“呜呜呜”,像是风吹的声音,又好像有人在哭。我迷迷糊糊的睡着,本以为是门外的窗户没关好被风吹的,但是那声音却像是萦绕在耳边般,吹的人心头火起。

终于,我忍不了了,一把掀起被子准备出去看看是啥东西这么惹人烦,然而等走到门口时,我却愣住了:房门是开着的!

我站在门口,一阵阵冷风吹的我心里发寒,我很清楚的记得,我睡觉之前明明把们锁住了呀,现在怎么会开呢?难道是趁我不在的时候,王军也给自己配了把钥匙?还是说,我记错了,压根就没锁门?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我走到门外,敲起了隔壁的房门:“王军,你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敲门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咚咚作响,但王军的门却始终没开。这时候,呜咽声又响了起来,听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清晰。

是哭声,男人的哭声。那一瞬间,我放佛看到了墙上缓缓浮现出了一长长面孔,无眼无鼻,只剩一张张开的大嘴。我心头一慌,忙不迭的跑下了楼梯,忽然,我脚一滑一个趔趄就滚了下去,刚才我好像踩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我虽然心中有些好奇,但是却没有胆量回头哪怕是看一眼。我慌忙的跑到了院子里想开大门,却发现大门像是被从外面锁住了般,怎么拉都拉不动,看着周围高大的墙和眼前正对着的黑漆漆的大厅,我有些绝望了。是谁要杀我?是王军吗?这这狗日的杂种!

我跑到了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蹲了下去,顺手还抄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准备待会看情况不对我就扔出去,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在角落里蹲得腿都麻了,度秒如年,生怕下一刻屋里就出现什么怪东西把我吃掉,可是直到阳光撒到我的身上,我却没发现任何怪异的东西。

正当我起身之时,王军从大厅里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看来他昨晚睡的挺好。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模样,王军很明显吓了一跳:王林,你大早上的不睡觉拿着块石头干嘛?”

我瞪了他一眼,恨恨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你昨天晚上死哪去了?我叫你你为啥不答应?”

“你什么时候叫过我了?”王军一脸无辜的答道,脸上虚伪的笑意被掩饰的恰到好处,带着血丝的眼睛满是得意。我朝他竖了个拇指,没在说话,将石头一扔便走了回去。

“这房子有鬼,老子不要了!你TM自己留着住吧!”丢下了一脸雾水的王军,我拿着行李走了出去,打算到外边找个酒店住下。

到了酒店我洗了个澡,去网上发了个帖子吐槽了下昨晚的经历便一觉睡了过去,等到了我醒来的时候,我拿手机一看,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更让我觉得惊奇的是,我的帖子居然有很多人回复:

“傻子,你哥摆明是在吓唬你,欺负你智商低!”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哥哥,楼主,报地址,贴吧老哥帮你怼他!”

“.....”

回复的内容乱七八糟,这其中,有一条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楼主很明显是被套路了。你说的那些事简直简单到可笑,首先是声音,这东西找个录音机,放个恐怖音效摆在楼梯上,肯定你出去后听的更清晰啊;再说那个墙,其实我估计是你昨天回家喝的水有问题,又或者房子里有迷药,就是那种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迷药。

我估计你哥昨天晚上见你睡着后,先是用配好的钥匙打开了你的房间,然后又在楼梯上摆了个录音机,随后便自己开门出去了,临走前还锁住了大门,打算把你吓出个好歹来。甚至说你屋子的灯也被他给弄坏了,他为的就是让你自己吓自己,好自己独吞房子。我建议你今晚再去,等他自露马脚。”

看了这篇帖子后,我忽然想起了大哥带着血丝的眼睛。

我越看越有道理,便决定今晚在探。

我偷偷的闪回了家里,躲在了房子西边的储物室里,等着王军自露马脚。果不其然,半夜11点的时候,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强捺下自己心头的愤怒和恐惧,准备狠狠的打他一顿。

11:15的时候,门开了,一个人影走了出来。事情到了这一步,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干点什么了,于是我走了出去,快步过去一脚伸出,打算把他干翻在地。

然而,我的脚却好像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可是,借着月光我明明看见自己的脚已经穿过了他的身子。

我咽了口唾沫,恐惧让我浑身的每一根寒毛都竖了起来。

下一刻,他缓缓的转过了头。

我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不由得悲从心来:“怎么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