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友被肢节摆在新买的二手冰箱里

- 五花肉-

舍友被肢节摆在新买的二手冰箱里

 

 放假回家后看到舍友被整齐的肢节摆在新买的二手冰箱里

 

小何最近和室友闹了很大很大的别扭,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们新买的二手冰箱。

买了这个冰箱以后,小何总觉得室友老是很用力的打开和关闭冰箱,弄得原本安静的家吵吵闹闹的。而且貌似还用冰箱在DIY什么面膜,导致里面一股奇怪的味道。这味道有点臭臭的,似乎还夹杂着一丝腥气。可当她和室友提出她的不满时,室友却反过来觉得是她干的,还总说自己的食物上莫名其妙的沾上了血,以为是小何在报复她。两人争论了多次,但也没个结果,每次都不了了之,日子依旧一天天的过去,两人的关系也逐渐降到了冰点。

这天晚上,小何好不容易能早回家,躺在沙发上开心的看着综艺节目。正看到精彩的部分,突然眼角瞄到了一丝光亮。她转头一看,原来是冰箱打开了。

或许是室友没关好吧,她边想边走过去把门关了上去。可在关门的时候,总觉得周围好像有什么正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她。她不由自主的耸了耸肩,走回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可才刚躺下,冰箱的门又打开。无奈之下,她只好又去把门关好,还用力的压了一下,确定它不会再随便打开,便又回去看电视了。但这次,她觉得那哀怨的眼神似乎就在她身边恨恨的看着她,鸡皮疙瘩就一直持续到她看完电视。

就在这时,室友怒气冲冲的从房间出来,指着她的鼻子大骂:“我在里面工作不想被打扰,你不停的折腾冰箱的门,吵死了!”小何有点懵,自己都是轻轻的把门关好,并没有弄出什么声响,室友是幻听吗。两人为此大吵了起来,甚至想要动手打架。

还没来得及拿家伙,一声刺耳的叫声让两人立刻捂住了耳朵,皱起了眉头。声音来源,貌似就是那个冰箱,这冰箱看起来也比平常阴森了很多。两人都不敢说话了,互相看着对方,都不敢往冰箱走去。就这样安静了好一会儿,两人就各自回房间了。

晚上,小何睡得并不安稳。因为在她的梦中,冰箱不停的又开又关,里面不停传来很多女人凄惨的叫声,更有数十只血手从冰箱里伸出来。更可怕的是,这其实不是梦,客厅的冰箱,正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场景,只是没有叫声。冰箱周围,围绕着一股恐怖而血腥的气息。

中秋佳节,小何还要加班,室友早早就回家了,她只能一个人空虚寂寞的呆在出租屋里,无聊的看着电视。过了一会儿,她觉得肚子饿了,决定找出冰箱里的水饺大吃一顿。

冰箱一打开,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就迅速涌出,小何恶心得几乎要吐了。可是没办法,她还是要把 水饺拿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冰箱的冷冻能力太强了,小何怎么也扯不出来。无奈之下,小何只好拿了刀想把水饺袋上的冰破开。可刀每挥一下,小何身边就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惨叫声,袋子上更是渗出了不少血丝。小何吓到了,用力过猛,带着水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昏倒之前,她好像还看到一个带着长发的骷髅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何突然醒来,手上还拿着水饺。此时她已经没心思吃东西了,越发觉得这个冰箱很是恐怖。思前想后,小何还是鼓足了勇气,颤抖的双手缓缓的伸向了冰箱,准备把水饺放回去。可当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她却停住了,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此时的冰箱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冰箱,小何看到无数长发和悬挂着碎肉的手骨从冰箱四周缓缓伸出,还伴随着很多人凄厉的叫声。

小何已经惊呆得失去了逃生的本能反应,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那些鬼手和头发一点一点的靠近。就在她即将崩溃的时候,她的手机却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突然响了起来。与此同时,那些鬼手和头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小何不禁怀疑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里。

她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接起了电话。可电话那边就犹如无底洞般,无论她说什么,就是没有声音。小何觉得奇怪,却也猛的发觉这个手机铃声不是她设置的,放下一看,那原本如此真实的手机,如今竟变成了一个正在跳动的心脏,还发出凄厉的鬼叫声。

小何吓得将心脏扔得老远,连滚带爬的回到房间,把门紧紧的锁了起来。她再也受不了,坐在床上哭了起来。

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因为她不断听到有人在她耳边重复一句话:“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体验死亡的感觉。”小何自然是不想听到这些声音的,可这些声音无孔不入,甚至仿佛是天生就存在她的大脑里的。小何彻底崩溃,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何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不过噩梦似乎还没过去。她苏醒的原因,是自己正被长长的头发包裹着,一点一点往冰箱的方向移动。小何越是挣脱,头发就包裹得越紧,还带着丝丝血腥味。小何感觉快窒息了,到最后几乎是放弃了挣扎。

当她被拖到冰箱的时候,冰箱的门已经打开,做好了迎接她的准备。冰箱里放的也不再是她平时看到的食物,而是一个个人头,截肢后的身体,浓浓的血腥气,和各种的哀嚎声。小何还来不及反应,那包裹着她的头发就用力把她扔进了冰箱里,冰箱的门瞬间关闭起来。

过了两天,小何的室友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一进门,她就看到满地的头发和小何房间半开的门。转了一圈发现小何不在,她无奈只好先把地上打扫干净,再准备把带回来的食物放进冰箱。

可当她打开冰箱的门时,整个人就呆住了。她看到小何的身体被截肢并按顺序放在架子上,冰箱到处都是已经干了的血渍。室友愣了半响,才想起要报警。可警察啥都查不出来,只能把事情列为悬案。

室友立刻就打算搬家,当晚就找人来帮忙了。可当她准备要走的时候,却在地上捡到了一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纸片,上面的照片,赫然就是她们一直在用的冰箱。旁边还有一个让人害怕的标题:冰箱内放有16名被解肢少女的遗体。

室友吓坏了,头也不回的冲出门,留下的只有那孤零零的冰箱,隐约还有啜泣声在一旁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