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要一根头发,你就可以做成一个可怕的诅咒

车祸发生的瞬间,王珊失去了意识,是大脑受到了冲击,承受不住刺激,吓晕了过去,等她恢复了意识时,头朝下,大脑充着血,难受,她被系在身上的安全带勒住了,吊挂在副驾驶座上。

车翻了个底朝上,四面的车窗玻璃全部碎掉了,王珊因为有系着安全带,得到了保护,没有在车祸发生的瞬间,从翻滚的车中甩飞出车窗户,坐在驾驶座上的阿浩和坐在后排座位上的小翠,就没有这样的好结果,在车祸发生的瞬间,没有系安全带的两个人,全部从翻滚中的车内甩出了车窗户外,摔落在坚硬的路面,头部先着地,颅脑受损,是致命伤,在救护车赶到的之前,两个人就死了。

王珊站在路边,她的身体没有破开皮肉,没有流血,不需要急救员对她做伤口处理,只是动作之间,会抽动到被安全带勒疼的部位,但这点伤痛比起死亡,轻微的太多。

看着阿浩和小翠的尸体被装进了裹尸袋中,抬上了救护车,运送走了,全程,王珊的表情都是平静的,在外人看来,她的表情平静是奇怪的。

阿浩是她的男友,小翠是她的闺蜜,无论是哪一个死亡了,在情感上,她都要多少流露出悲伤的神色,但是,王珊不但没有感觉到悲伤,反而是感觉到了惊喜,诅咒娃娃灵验了,她怨恨的男友和闺蜜,在她的眼前死掉了。

昨天,她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制作了诅咒娃娃,制作了两只,一只在娃娃的背后用签字笔写上男友的名字,阿浩,另一只娃娃的背后,用签字笔写上了闺蜜的名字,小翠。

诅咒娃娃能否应验诅咒,当时在制作的时候,王珊心里没底,她是被怨恨控制住了大脑,鬼使神差的就冒出来了这个想法,制作了两只诅咒娃娃,在里面的填充物中,裹进去了阿浩和小翠的一根头发。

他们的头发,得来的不费工夫,阿浩是她的同居男友,几乎天天睡在同一张床上,枕头上总会找到几根属于他的短的寸长的直发,小翠是与她合租一套公寓的闺蜜,随便找一个借口就可以不被设防的放进房间,从小翠的床上取得一根染成棕色的长头发。

缝合了接缝处,诅咒娃娃就制作完成了,用缝衣针扎着诅咒娃娃,一边念着咒语:“去死吧,XX。”

会怨恨两个人怨恨到希望对方立刻死掉,是因为王珊遭到了两个人的背叛。

阿浩趁着她回了一趟老家的三天两夜,劈腿了小翠,在床上狂欢了三天两夜,这一切不是王珊的猜测,而是有人给她看了一段视频,是阿浩与小翠搂抱在一起滚床单的视频,愤怒,情绪失控的想揪住阿浩和小翠开撕,但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开撕小翠一个人都未必得胜,更何况,还有阿浩这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壮年男人,她忍住了,暂时的,要想一个报复的办法,最好是能够一箭双雕,要快,近期内就能报复了两个背叛她的人渣,还要不触犯法律,让她实施了报复也是无罪的。

用手机上网,与网友聊天,谈及了被男友和闺蜜背叛了的遭遇,气的对着手机屏幕流眼泪,网友安慰着她,讲些别的事情转移她的注意力,聊了一会儿,她的情绪平复了,聊天因为阿浩下班回来而匆匆结束,她在下线之前,网友发了个等等的符号,她等了几秒钟,网友是传了一个文件给她,接收了,文件不大,阿浩在玄关处换上拖鞋,一路拖沓着走到与王珊同居的房间门外,十几秒的时间内,文件下载完毕,王珊退出了聊天帐户,下线,点开了内存的电视剧播放。

不能让阿浩察觉到,她已经知道了,他和小翠滚床单的事情。

阿浩上班去了,王珊将网友传输给她的文件打开,是文字配图,是关于民间传说的诅咒娃娃,灵验不灵验的,只有使用过的人才会知道,诅咒娃娃的制作方法不困难,王珊能轻易的做到,就照着文件中的配图,照着图中的诅咒娃娃的样子,躲在房间里制作了两只,一只是为阿浩做的,一只是为小翠做的,将两个人掉落在床上的头发,各取一根,裹进诅咒娃娃的填充物中,制作完成后,用针扎过,念过了咒语,装在一只空鞋盒内,塞在床下面,藏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等待,未来的某一天,诅咒娃娃应验了她施放的诅咒。

王珊乘坐着警车,从车祸现场离开,回到了家中,从床下取出了藏着两只诅咒娃娃的鞋盒子,放在煤气灶上,点着了火,烧成了灰烬。

与小翠合租的公寓,王珊决定了要退租,她一个人住,用不着租赁那么大面积的公寓,而且,她想回老家住一段时间,再做将来去何处发展的打算,收拾了自己的物品,装箱,打包,委托了快递,托送回老家去,启程离开前,她参加了阿浩和小翠的葬礼,戴着墨镜和口罩,几乎全部遮住了脸,让别人看不出来她的脸,是冷冰冰的刀砍不进的一张脸。

回到老家后,旅途劳顿的她吃过晚饭后就躺上床睡觉了,睡到半夜里,睡醒了,窗户外的天色还是漆黑的,看手机显示的时间,凌晨两点,睡不着了,就登陆上线,与夜猫子属性的网友们聊天,打发时间,看见了传输给她文件的那个网友,制作诅咒娃娃来寄托报复的方法就来源自他发送给自己的一个文件。

“诅咒灵验了。”

王珊把经过,详细的用文字描写出来,编辑过,发给了那个网友看,但,网友的反映很平淡,只回复了一句:“我睡觉去了,拜拜。”下线了。

王珊看着网友已经灰掉了的头像,愣了一会儿神,反应过来,网友是不相信她的话,也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是不会相信鬼神怪谈的。

她起床想去一趟厕所,手碰到了枕头边一件东西,手机的屏幕转过来,面向了枕头边,看见了两只手工缝纫的布娃娃,是她亲手缝制的诅咒娃娃,在背面,有用签字笔写上的,阿浩,小翠。

王珊抓起两只娃娃,跑进了厨房,烧火做饭的灶已经熄灭了火,她打着了打火机,点着烧火的麦秆,将火燃了起来,两只诅咒娃娃丢进了灶中,看着火苗吞噬掉了灶中的一切。

回到床上,坐也坐不稳当,躺着也躺不住,在屋子里转着,转的胸闷,就转到了屋子外面,在院子里转着,转到了体力耗费了,转的累了,就回到了屋子里,回到了床上,躺下来就合上眼睛,很快的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捧着装有两只诅咒娃娃的鞋盒子,在放到煤气灶上燃烧前,打开盒盖,取出了里面的两只诅咒娃娃,将空的鞋盒子放在煤气灶上燃烧,两只诅咒娃娃装进了打包托运回老家的行李箱中,等她回到老家后,将行李箱子中的两只诅咒娃娃取出来,放在了自己睡着的枕头边。

王珊从梦中醒了,窗户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不用按亮了手机屏幕照见,就能看见了,睡着的枕头边,两只她亲手缝制的诅咒娃娃,完好无损的放着。

一瞬间,她想开了,就放任着两只诅咒娃娃留在枕头边,吃饭吃的香,睡觉睡的沉,过了几天,她在亲戚家吃过了酒席,乘着亲戚驾驶的车,被送回家,半路上,醉驾的亲戚将车开翻了,翻滚着,车子翻成了底朝天,王珊这一次没能被安全带保护到,因为,也是醉酒状态中的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扣上安全带。

车祸发生的瞬间,她从翻滚中的车内被甩飞出了车窗外,摔落在坚硬的路面上,头部着地,死亡成了必然的结果,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掉落出来了两只诅咒娃娃,娃娃的背面,用签字笔分别写着,阿浩,小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