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云南山村的灵异怪谈,细思极恐!

这个故事发生在云南山区的一个村庄里,那是2003年春节的时候。

新年到了,家家户户门外都贴上了喜庆的对联,经济稍微比较好点的人家户门外也挂上了红橙橙的灯笼。

可是令人不解的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家户,每家大门处都还会挂上一个鲜血淋漓的鸡头,可是除了二壮家门外,其他人家全都挂上了,用二壮的话来说,这是迷信……

又是一个新春之际,二壮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边尽情的喝着酒,一边讨论着村里近来发生的怪事。

尽管这些是村里的禁忌,可是对着着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却显得有些不在意,可是对于桌子一旁的二壮来说,似乎有些显得不愿意多谈,对着桌子有些发呆,因为他今天遇见了一个怪异的事,可是心里却有些不愿相信,可是这是亲眼所见……

这间屋子里四个年轻人围坐在一张摆放着两碟花生以及空酒瓶的桌子旁。

二壮举起酒杯,和三人碰了一个喝下后,突然脸色变得异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缓缓的对着着三人说道:“给你们说一个事,在来这里喝酒的那条路上,我遇见了一个穿白衣服的人。”

“穿白衣服的也没啥啊?”小张想了想不解的说道:“难道有什么奇怪的事?”

几人以为二壮满嘴胡话的人,肯定又是在吹牛了。

看着几人直直的看着自己,二壮想起刚才的事,后背不禁有些凉飕飕的。

二壮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一口咽了下去,缓缓的开口说道:“就在我有些不解,这大过年的,谁还会穿上白衣服这么不吉利。”

说到这里,二壮看着三人,再次开口说着:“我看那穿白衣服的人一动不动的站在路边,我想不明白,就慢慢的走过去打算问一下,可是让我没想到的事,就在我一把手搭在了那人肩膀上的时候,我的手掌都快冻僵了似的,手拿都拿不下来,就像不是我自己的一样。就在那个时候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陈二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突然叫了我一声,我转过头一看是他,我以为自己有救了,可是当我再次看向我手搭着的那个人的时候,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说到这里,二壮怔怔的看着几人,说心里不害怕那是假的,二壮此刻心里还是有些心虚。

小张却是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二壮,也是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你该不会是眼花看错了吧?”

“不会的,绝对不会是看错了。”二壮说完后,也不再讲话。

陈二狗这个时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怪不得那个时候我看你怪怪的,不过也没问你,而且你也没说。”

二壮看着已经喝完的空酒瓶,笑着缓缓起了身,向着三人说道:“酒也已经喝完了,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回家吧。”

几人也是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酒瓶,也满是赞同的点点头,大声大气的说着,眼看这是已经喝醉了。

二壮对着站在门外准备送三人一段路的小张说道:“你回去吧小张,我们三个也没喝多少,不用送了。”

小张此刻感觉头昏脑涨,在三人的劝说之下,也有些无奈,只得点点头便回屋睡觉了。

三人离开了小张家,此刻三人各回各家,只得在此地分手离开。

话说二壮此刻独自一人走过来时的路上,心里不禁升起了一阵阵的寒意。

这个时候,二壮感觉一阵阵风呼呼的吹着自己的身躯,使得他感觉有些冰冷。

二壮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就在小张家呆一夜多好。

此刻不由得把手放进了衣兜里,突然身后有人叫了一声:“二壮,二壮。”

这个是自己从小乡里乡亲为了方便顺口就这么叫习惯了,所以二壮还以为是哪个认识的人呢,转过头过去一看,什么人也没有。

“难道是听错了?”二壮嘴里自言自语的问道。

不过二壮也没有当回事,心里有的,只是来时的路上遇见的那个怪异的事情。

就在二壮低头快步的走着时,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呼唤声:“二壮二壮……”

二壮再次转过头一看,然而什么也没有。

这次二壮却是不再以为这只是自己的幻听了。

一天之中,接连遇上两件怪事,二壮此刻却是头也不回的往家赶去。

可是在二壮跑着的时候,那个幽幽的声音不停地在身后响起。

不过还好的是,二壮终于到家了。

二壮关上大门,此刻他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夜已经很深了,二壮把窗帘缓缓的拉拢,可是拉到一半的时候,一颗血淋淋脑袋突然出现在了床外!

“啊!”二壮一声惨叫,惊恐之间,只见那颗鲜血淋漓的脑袋上的脸,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双眼死死的盯着二壮……

第二天,村里人很多都来看热闹来了。

村里的人围在二壮家大门处,很多人都听到了二壮家里昨夜传开的惨叫声,可是昨夜正是这个村里的禁忌,常年,村里许多诡异的事都是在这个夜晚发生的,所以家家户户会在这夜紧闭大门,家家户户门外挂上鸡头辟邪。

可是二壮家的大门外,没有挂上鸡头,更别提红灯笼了。

这二壮从小爹娘便早早去世,丢下这个二壮一人在世间,而二壮呢,也是在村里人的接济下长大。

可是这个二壮已经有能力自食其力了,却还在村里等着救济,不去劳作,平时没有接济了还去偷鸡摸狗,所以此刻这些村民在门外指指点点,悄悄地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呢。

最后几个村民眼看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一起闯进了二壮的屋子里。

接着屋子里大叫一声:“快来人,快来人啊!”

众人冲进屋里一看,有的甚至恶心得跑到屋外大吐了起来。

原来啊,这个二壮的肚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掏口了,地上到处都是血迹……

从此之后,每家每户每逢过年之际,闭门不再出行一步……